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: 首页> 党史大讲堂
"虎将"皮定均 "三心"赛过金
——金寨籍将军皮定均的家风故事
编辑日期:2018-2-26  来源: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  作者:胡遵远 张仁衮 李玉迪 [ 关 闭 ]

皮定均,安徽省金寨县槐树湾乡人。他骁勇善战、用兵如神,在中原突围中曾以一个旅的兵力掩护中原军区主力突围并取得成功,创下了世界军事史的奇迹。1955年授衔时,毛主席特批:"皮有功,少晋中"。这位将军,不仅驰骋疆场、叱咤风云,而且待人热心、做事细心、学习虚心,在家庭中,他言语不多,没有给儿女们留下什么"至理名言",但却给后代们留下了良好的家风。

热  心

皮定均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出生半年后,他的父亲便撒手人寰,3岁时,他的母亲无奈改嫁,从此他便和瞎眼爷爷相依为命、四方乞讨。8岁那年,他就开始帮人放牛,用稚嫩的肩膀挑起生活的重担。虽然皮定均与母亲接触不多,但为人善良的母亲仍然教会了他许多做人的道理。多年来,母亲那一句"见到穷人讨饭,要给一口"的叮嘱,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生活的艰辛和苦难,家庭的破碎和母亲的教育,使皮定均对劳动人民有了一种本能的亲切感、归属感,始终充满了尊重与关爱。每次外出途中,只要见到路上背着沉重东西的劳动群众,只要车上有空位,他都毫不列外地让驾驶员停下车,把群众捎带一程。有一次,在去同安的路上,他看到一位拉着装满一板车缸瓮的中年人,深深躬着腰,正艰难地向陡坡上拉着车,他立刻叫驾驶员停车,叫随行人员和他一起下车帮着把板车推上陡坡。被帮助的老百姓知道帮他推车的是解放军的一位大首长,激动得连声道谢。但皮定均深知劳动人民的生活不易,认为在人家有困难时帮助一把这才是做人的基本道理。

皮定均常常教育子女要尊重警卫员、驾驶员、炊事员、保姆等身边的每一位工作人员,教育他们要多和劳动人民、基层群众打交道、交朋友,要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及时伸出温暖的手、援助的手。他这些交教给子女的话,和当年母亲对他的叮嘱是一脉相承的。不仅,皮定均做到了,他的儿女后代们长大成人后都在默默地践行。

皮定均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,他对人严,对己更严,常常是从自己身边的小事严起。1969年,他一到兰州军区,就发现军区机关七八百名干部早晨不出操。针对这种情况,他以身作则、带头出操,每天早晨起床号刚刚吹响,他就站到了大操场的中央。他说:"是部队就要出操,尤其是军区机关要做出样子来。"在他的带领下,不到三天,军区的早操制度就形成起来了。他对干部严,特别是对高级干部更严。尼克松访问中国时,其专机经过兰州军区管区,皮司令一早到作战部作战室发现航线有一段没有在图上标出,当时就把参谋长、作战部长严厉地批评了一番。皮定均抓训练的同时,更注重抓好拉练,他要求机关和医院都要和部队一起拉练。医院的院长是老红军,他一样要求院长带着医院的机关人员按要求进行拉练。这种拉练大家要背着行李,徒步行军。西北村庄少,一走就是大半天。拉练的地点也大多在河西走廊、祁连山以及定西这些穷地方,他要求部队每到一处都要访贫问苦,开展助农活动。在军区,皮定均每天保持四五点钟起床,部队起床前他会散步一样到处走走,发现问题立即纠正。他的这种严格是出了名的,甚至跟随他的人都会感到紧张。

在教育子女方面,皮定均的第一要求是要孩子们做事要认真、要严格,无论大事小事都是如此。还是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,皮定均带领他们挖树坑。开始他带着孩子们挖,然后就放手让他们自己挖,接着再来检查他们挖的成果。一般来说,坑口上面都会大一些,挖到坑底就会小一点,而树种下后,坑下面大些对树根有好处,今后树的生长发育就好些。于是,孩子们把坑挖好后,皮定均就会拿出一根小竹竿,上面量量,下面比比,凡是不合格的,就得重新挖,一直挖到符合标准为止。平常不论做什么事,皮定均都要求他们要‘过细',也就是要注重细节、一丝不苟,从不放过一点小错误、小毛病。

皮定均儿子皮效农感叹道:"这种‘过细'的作风,至今仍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我想,战争年代,高超的指挥艺术往往和深入实际、观察入微的细致作风密切相连的。没有"过细"的、认真的、周密的布置,7000人的皮旅大部队怎么可能在十几万敌军的围堵中,经过敌人"鼻子"底下突围呢?"

学  习虚   心

皮定均一生热爱学习,孜孜不倦。虽然他自幼是放牛娃出身,没有读过什么书,但从他识字开始,戎马倥偬间就会手不释卷。抗战时,他每天用毛笔写大字。一天,他正在练毛笔字,日本鬼子进村了,他通知部队秘密撤出,自己却坚持把最后一个字写完,等他带着警卫员悄然撤出村子时,整个村庄已被鬼子占领了一大半。警卫员惊出一身冷汗,而他却从容镇定。

皮定均的最大特点是虚心学习、不耻下问。1963年,军区要在福建沿海围垦几块海滩搞军垦农场。面对这个新问题,必须先向别人取经学习。皮定均带领后勤干部先后到宁德、晋江等几个地方围垦的农场去参观学习,他在实地勘察中,详细地了解了海堤构筑中的堤基勘探、潮汐冲击力、抛石工具、合笼方式、土石方量、土地的含盐量、年降水量、淡水需要量、排灌渠的宽度、深度、流量和布局;又请农场工人在滩地上实地介绍当地农作物的品种、生长期、田管方式等等。在研究各种不同特点的围垦点的具体方案会上,他提出了非常切合实际的一些决策,使得大家心悦诚服。一位在他领导下工作多年的副军长开玩笑地对他说:"你好像没有上过水利学院和农学院呀!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学了这么多我们没听说过、也没见过的东西?"他听后爽朗大笑,说:"要不耻下问,放下架子,虚心地向老百姓学习,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嘛!惠安的老石匠、晋江的农场工,水电厅的工程师、林场的技术员等等,都是我的老师。学的时候,不能哼呀哈呀地打官腔,要虚心学、专心听,有用数据要用心记,不懂的问题要问清楚。还有,同样的事情,要多问几个老师,比较一下哪个讲得更有道理,然后,再拿到自己的实践中去检验一下,看哪种道理更切实际。我是个土包子,没有多少知识,只是现学现用罢了!"

皮定均戎马一生,也写了一生的日记,即使是在中原突围的24个昼夜,他也坚持不间断,一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,他写的日记有一百多万字。他的这种临危不惧、不畏艰险、坚持不懈的求学精神深深地感染和影响着儿女们。

皮定均的长子皮效农说:"我从20年前开始承袭父亲的写日记习惯,就是想学习父亲的这种精神,这对我从事的新闻出版工作很有好处。闭门静思,扪心自问,我真的很感激父亲对我们小时候的严格教育和以身示范,他热心待人、细心做事、虚心学习的优秀品质和良好作风,是我们的传家宝啊!"